上海股票分析平台

馒头:我喜欢唱歌,不是专业学音乐又怎样?︱恶语中伤好过自我否定

动物世界音乐公社 2020-05-21 14:26:57


动物世界音乐公社


白羊座的馒头虽出生在三明,却在泉州不知不觉生活了17年。刚来泉州时的抗拒,到如今早已习惯泉州这座城。她坦言,自己对泉州的感情越来越深,因为在泉州遇到的人,更因为与这些人发生的种种故事。


每周末都在公社驻唱的馒头,是公社大家庭的活宝。小小只的她总是毫不经意就把大家逗乐。但一回到舞台上,她则爆发力表现力十足,感情代入,用自己的理解认真诠释每一首歌。


唱歌,技巧太多,反倒让人觉得腻;而修饰太少,也会让人觉得平淡无奇。真情实意的流露,才是歌手与歌曲完美融合的契机。




其实馒头小的时候,是一个特别不自信的小孩,虽然爱好很多,但总是不敢上台表现自己。


“初中时老师总爱举行班级表演会,可我却总是不自信。每当其他同学上台唱歌时,我心里面却总是想象着是自己在台上歌唱,觉得其实自己可以比他们唱得好,但最终还是怂,不敢站上台去。”


真正让她鼓起勇气上台唱歌是一次偶然的机会。那时,学校举行了十佳歌手比赛,好朋友和老师都极力推荐她去参加比赛。怀揣着不安的心上台,从未想过会得第一名的她,却在比赛完后的整个学期里,在学校的广播台里听到自己比赛时在台上唱的那首歌。


然而最让她感动的不是名次,而是当主持人问台下的观众觉得谁会是第一名时,大家异口同声地喊出了她的名字;是200名大众评审一边倒地站在了她身后,从舞台中央排到了舞台下方。


是的,最让她感动的是认同感。

是一直以来不自信的自己第一次因为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而被集体认同。

或许从那天起,她开始觉得唱歌不是一个人的事了。

她的心开始变大,她开始有了站在更大的舞台上唱歌的想法。




后来,在那个好朋友的陪伴下,馒头又参加了一次商业性质的唱歌比赛。然而事实却是,她爱唱歌,她终究不是专业音乐出身的


那时,总有一两个科班音乐院校出身觉得自己唱歌很专业的人评论馒头唱歌。本是带着交流的心态,想交个朋友,可他们却毫不留情地说她不懂专业术语。

“画面感、头腔共鸣、声带转换”等等,有人甚至当面放话:“你别去参加商演比赛了,干脆连选秀也别去。不会有评委选你的,就算有,那也不是什么好评委。”


那时年仅16岁的馒头,久久待在原地,脑袋里嗡嗡地响,曾经舞台上的辉煌画面一帧一帧飞闪而过,但她却始终讲不出一个字。眼泪刷地掉下来。


“我只是喜欢唱歌,为什么那些专业的人要这样说我?”




那次打击非常大,从那以后,馒头说自己不唱歌了。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开始在幼教园里本本分分地当着一个幼师,教小朋友们画画写字。朝九晚五的工作虽稳定,但却寡淡无味。中途也有朋友来找她去小酒馆驻唱,她也拒绝了。


然而这种平淡的生活注定跟馒头没有缘分。无论如何,我们身边一定要有一个支持我们梦想的朋友。馒头的好朋友偷偷给她报名参加《中国好声音》。虽然她一开始她特别抗拒,不想再被当面奚落,但越临近海选开始,她却越铆着一股劲。每天去KTV练歌,一练就是一下午,连前台都认识她了。唱累了就喝口水继续唱,不停歇。她说,是那些自恃专业的人激起了她的斗志。


“你说我不行,那我就变行给你看!”


“唱歌,什么叫好什么叫坏?所谓的画面感共鸣,那是唱歌流露的感情,每个人诠释歌曲的感觉不一样;什么叫对什么叫不对?摇滚的呐喊,带感情的转音,这些也可以美得很真诚。其实唱歌和做人一样,真诚一点,那么虚华浮夸干嘛?有人说,哦,你唱这个调啊,我可以比你唱得更高。有什么用呢?唱歌,真诚最重要。”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馒头重新站上了舞台。海选、复赛、决赛。过了决赛就可以去上海了。并没有叫朋友们帮忙刷票的馒头在决赛当天理所应当地被刷下去了。然而决赛当天的有一位评委却是上一届《中国好声音》那英组的学员。


“那个评委点评我时一直在夸我,他当着所有人的面一直说馒头你一定要上好声音,你一定要上好声音。这句话连续说了三次。还问我有没有导演下来找过我,我说没有,他说,如果没有导演找我,叫我下台找他帮我介绍导演。

 

很多人会觉得说有人帮我介绍导演了,那我去好声音就很快了,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完全要按照步骤来,交demo,导演会不断出难题,比如让你用不同的感情去演绎同一首歌曲。所以当真正出现在盲选舞台上时,我们所有人都付出了非常多。参加比赛那段时间每天失眠,每天想得最多的是怎样把歌唱好。


就算参加好声音,我还是不太自信,真正让我备受鼓舞的是好声音的导演对我说的那些话:

 

你唱歌有自己的个性,已经很棒了,不然我们怎么会找到你?


馒头说到,她现在回想那段经历,想不到自己真的能站在好声音的舞台上,跟导师拥抱的时候,感觉跟做梦一样。


为了比赛,把工作辞了;从没想到爸妈会支持。曾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当幼师了,不再去追求梦想,毕竟爸妈还是比较保守,希望她当一个本分的好老师。没想到,这次比赛彻底改变了她。




谈到喜欢的音乐风格,馒头说,她自己喜欢的风格特别多,平时练歌会努力尝试各种风格,不想做一个局限的歌手。摇滚、爵士、流行等等,最近偶尔还来两段说唱。但自己最拿手的还是摇滚。


馒头说,自己对公社的感情特别深,公社是一个真正在交流音乐的地方。她所有想唱的歌,公社的乐队老师们都能够扒出来,在公社待久了,觉得自身的水平也有很大的提升。在这里要特别感谢公社的乐队老师们和调音师解老师。



馒头的手稿


从被人否定,到被更多的人认可,再到被自己认可的馒头,会把自己的路越走越广。现在的馒头不会再去在乎别人对她如何评价,唱好每一首歌,做自己的小设计,偶尔去兴趣班教小朋友画画,当一个资深吃货,这便是她最想要做的事。她说每个人都有值得被肯定的优点,每一个作品都值得被肯定。未来,更要从容面对。


越来越多的人在别人的流言蜚语中迷失自己,忘记了自己当初坚持的意义。不论是集体认同中的归属感还是专业认同中的成就感,都比不过自我认同那种由内而外的自信。


毕竟,被恶语中伤也好过被自己否定。



鸣谢

八闽锤子音乐联盟、TD唱片、美好生活小酒馆、宝力咖啡馆、西街旧馆驿青年客栈、摇客服、蓝白红、角儿饭堂、子曰琴行、律动爵士鼓培训、民族大家庭、琴朗乐器、蚂蚁私房菜

以及所有关心公社成长的朋友们



Enjoy life, enjoy live!


微博︱@动物世界音乐公社

豆瓣小站︱动物世界音乐公社

微信公众号︱动物世界音乐公社


Copyright © 上海股票分析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