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股票分析平台

全面实行综合素质评价!中高考真正杀手!

小石头侃升学 2020-06-29 16:22:55




综合素质评价是在2016年随着中考“校额到校”的推进中突然提出的一个东西,明确表达2019年实行综合素质评价,占中考分数的30%,也就是162分!

 

家长们一时间懵了,综合素质评价这种东西一直都跟中国人没啥关系,都是外国人玩的游戏,2019年开始“玩”,但咱们毫无头绪啊!

 


小石头做了一些研究和调查,终于找到了一些根据,今天把我的研究“成果”给大家展示下,但我必须先声明,北京实际执行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不同,目前的都是趋势,具体至少要等到18年才能知道。



一、这盘“棋”,早都开始下了

 

2009年4月27日,教育部考试中心主任戴家干接受人民网采访的时候,就明确表达过:“高考不再一考定终身。”


当时就掀起了一阵狂潮,很多人都觉得,这就是扯淡,根本不会改变咱们的科举制度!但在2012年十八大上,也有人提出了相似的观点和方案。


不过政策不会一拍脑门就执行,需要大量的社会调研和跟踪分析,甚至是模拟,然后拟定办法从某一个局部进行改革尝试;这一次,国家选择在浙江省进行这样的改革尝试。

 

浙江省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在了我们“前面”去体验这样的“新玩法”。




二、浙江省怎么改的?

 

2011年,浙江省领先全国,率先实行高考“三位一体”的招生制度,所谓“三位一体”,指的是全国统一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和综合素质评价成绩,三者按照比例组合成综合成绩,然后按照这个综合成绩择优录取。

 

规模上,从2011年开始,浙江省逐步放开,逐渐扩大规模。到2015年,共有52所院校参与到“三位一体”的招生试点中,计划招生覆盖5200多人,增幅迅猛。包括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复旦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都参与到这样的招生方式中。

 

大家最关心的肯定是综合素质评价都是哪些方面?到底看啥?

下面揭晓。

 

2015的政策是这样的,以浙江省舟山市的官方文件为例,舟山市教育局出台《舟山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评实施指导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指导意见》)。



《指导意见》明确了评价内容、评价方式、评价组织、结果确定及结果使用等,其中评价内容有四大类,包括:品德表现、运动健康、艺术素养和创新实践。评价一般采用民主评议、测试评定和直接认定等方式。民主评议包括学生自评、同学互评和教师评议,同学互评权重不低于50%评价结果分ABCE四个等级,原则上学校A等人数比例不超过学校本届在籍学生数的25%,B等不超过50%,E等不超过5%。评价结果分学期评价和初中毕业总体评价。在2015年初一新生三年后毕业时(即2018年),毕业的基本条件要求学生综合素质评价达4C及以上,录取为省级示范普通高中学生的,评价结果应为2B2C以上等级,纳入初中升学考试的总分,获得2A2B以上(包括4A、3A1B、2A2B)计5分,2A2B以下但2B2C以上计4分,其他等级计3分。

 

《指导意见》还对四类评价内容及评价方法进行具体细化,比如,品德表现主要评价学生道德认知和行为表现等,包括学生在社会责任感、诚实守信、合作友善、自尊自信和人生态度等方面的相应表现,重点是遵纪守法、习惯养成、团结互助等日常在校表现及参与公益劳动、社会服务等情况。如果获得校级以上品德方面先进荣誉,可优先初定相应等级;受到警告及以上行政处分不得初定为A等,违法犯罪记入E等。


2016年,情况继续发生一些方向性的改变,官方直接出台了APP,学生和老师可以在上面实现评价、录入等工作。

 

评价具体方面如下图:



最重要的评价方式如下:




三、此刻,小石头想到了日本

 

日本的中高考都不是以单纯的成绩定结果。

 

日本的中考包括三个评价维度:学力检查(对应我们的中考)、适应性检查(主要是职高类的提前确认)、调查书(对应我们的综合素质评价)。

 

日本中考的模式已经经历了多次教育变革,目前趋于稳定,他们的“调查书”,也就是综合素质评价也是对学生的各个方面进行评价和记录,但在社会上也存在一些争议,部分牛校高中会用面试代替一部分调查书的影响。

 

日本的高考更是方式多样,包括四个大类:


1、一般选拔:既包括高考,又要有综合素质评定,各大学规定的比例不同。


2、荐入学和特色选拔:这两类比较像中国的自主招生,针对有特别表现或能力的孩子进行。


3、特别选拔:一般面向特殊孩子,比如归国子女、成人等等。


因此,日本的孩子不光纠结学业成绩,还要纠结综合评定,以及能否被推荐。

 

日本孩子其实比中国孩子更惨,他们的幼升小和小升初就特别血腥。


日本学校分三类,国立、公立和私立:

公立就是大锅饭,超级简单,上了白上,根本考不上名校大学;

私立贵,上不起;

国立是资源最好的便宜学校,因此一大群人玩命考,日本的国立小学在幼升小阶段就考试,因此家长疯狂补课。

 

所以看到这里,是不是找到了一些“影子”?我们的教育进步的方向,就是这些教育发达国家的路。




四、北京的“综合素质评价”会是什么?

 

真正的谜底要等2018年才可能会揭晓,但从浙江和日本的实例来看,我们会发现这些问题。

 

1、评价途径多样化:绝对不是单纯的教师评价,同学的评价很重要,而且数量庞大,民意评价占的比例过半。


2、评价维度多样化:不光是学业,品德、运动、艺术这三个明确的大类已经出现,家长应该有一些启示,在创新实践方面,上海已经要求2014年入学的高一孩子,毕业前要完成不少于90天的社会实践,这个就作为综合素质评定的重要内容。同时教委也积极鼓励高中志愿者服务,上海拟定会做不少于60学时的三年“课程”,内容就是志愿服务。所以,创新实践不仅仅是我们理解的科技文体,“实践”也是重要维度。


3、可怕而明确的比例:针对不同的评定结果(一般是ABC),官方一定会严格按照名次限定比例,比如A最多25%这种,这也就对应了明确的分数,这跟中高考的出题逻辑和评分标准一致,整体上学生的成绩要呈现正态分布,因此,综合素质评价很可能成为比学科考试更可怕的“杀器”,官方绝对不会让他变成鸡肋。



当然,看到这里,很多家长可能也存在很多的不满和不安,比如民主评价不一定民主,比如民意评价不能评价真实的我的孩子,比如综合素质很难说清楚凭什么打分。

 

但是,这些问题都是在特定情境下发生的事情,如果这么说,高考是否应该为当天发烧的孩子重考一次呢?

 

历史的车轮从来都是一刻不停的往前赶路,有的人上车了,有的人被碾过,有的人站在路边叫骂,有的人用双腿追着跑,我们打算做哪一种呢?

 

最后,附上最近得到的一个美国评价孩子综合素质的标准,在美国称为“录取竞争系数”,我们来看看:



这其中还存在很多负分项都是加分项,而且很多东西看上去让人非常难过.....


你可能不相信,但这个,很可能就是我们的明天。



Copyright © 上海股票分析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