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股票分析平台

中兴程序员跳楼:985毕业的精英拼尽全力,还是输给了生活

鹅毛扇先生 2018-05-25 23:00:17



不是企业太无情,是时代会抛弃你。


2017年12月10日,中兴程序员欧建新选择从高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42岁的生命。抛下自己9岁的儿子和两岁的女儿,还有双方的4位老人,撒手人寰。

 

欧建新跳楼前,公司人事找他谈话,希望能够劝退,接受N+1的补偿方案,并把员工股权压低到2元一股回购,欧建新压力山大,选择了跳楼了事。

 

回顾欧建新的履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本科,8年华为经验,南开硕士,中兴六年,一路985大学,工作都是通信行业的明星企业,这样的人生,原本可以傲视很多同龄人和后辈。


 


也许大家不知道,大概在十几年前,通信行业是一个多热门的行业。我曾经讲过,我上大学专业不好,第一件事就是转专业,我学的是工科,那时候转专业的首选就是通信,因为炙手可热,学校规定,只有头一年,系里的前三名才可以转通信。

 

很遗憾,我没有转成,只能对能转专业的同学羡慕嫉妒恨,而转到通信的同学完全是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

 

不是我们太现实,而是那时候的通信行业,工资高得要命,通信毕业生到华为中兴,一个月8000+,这个薪资在今天看来也许平常,但在03年,那简直是天文数字,霍老爷几年以后毕业,月入不过2300,这就是当时985学生的价格。

 

而欧建新一毕业就到华为,这位老哥无疑是非常优秀的。

 

欧建新之死的意味着,我们一代人中最优秀的人,拼尽全力,还是输给了生活。

 


1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我们的中国梦


这是一代人梦想的破碎。

 

也许很多人已经忘了,中国曾经有一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相信无数孩子因为这句话,废寝忘食地演算数学题,一边想死,一边继续刷题。

 

因为只有学好数理化,才能考好大学,学理工,找好工作,挣高工资,买大房子,这就是中国人的中国梦,信奉这个中国梦的一定包括1975年生于湖南农村的欧建新。

 

为此,欧建新一定勤奋而努力,工作也一定勤勉而认真,他也有足够的幸运,选对了行业,甚至他的幸运远远不止,连城市也选对了,与中国最开放的城市深圳一起高速发展,在这里,这个湖南武冈农门子弟,阶层节节上升,步入中产阶级。

 

从金字塔底到金字塔中,甚至有希望跃进金字塔尖,如果这还不叫中国梦,那还有什么叫中国梦。欧建新这样的程序员,已经是中国前5%的人群。

 

然而一切在他跳楼的一刹那戛然而止,这个中产阶级的顶梁柱,这个一路独自奋战挑战阶层固化的勇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了四老二小,一个做家庭主妇的妻子,和两套房子的房贷。

 


2

我们不是在追逐幸福,只是在本能地逃避灾难


跳楼,其实并不是一件新鲜事。

 

把时光到遡到21世纪初,如果那时候喜欢上网,搜索华为、跳楼两个关键词,一定能看到很多跳楼的新闻,那时候的华为是比富士康跳楼新闻还多的存在,那时候的我们一边传播着跳楼的新闻,一边对去华为的同学羡慕嫉妒恨。

 

那时候的跳楼,大部分是工作压力大,加班太多,但年轻的我们谁把这当回事,我们的口号是,40岁前拿命换钱,40岁后拿钱养命,比没命更可怕的是穷,月入2300加班不给钱都受的了,还受不了给钱加班?

 

终我们一生,我们一直以为自己是在追逐幸福,但其实不是,我们只是在本能地逃避灾难。

 


中兴和华为这样的企业,高薪的另一面是,高强度,长时间、高压力工作,另一方面是近乎苛刻地用人,去年的时候,华为集中清理34岁以上的职工,华为的副总李玉琢辞职,因为老婆来深圳7年不能适应深圳生活,为了兼顾家庭,他辞职回北京,华为老大任正非毫不掩饰地说:这样的老婆你要她干什么?

 

欧建新从华为到中兴,大概也是以为自己在追逐幸福吧。

 

中年危机是一场迟早到来的灾难,或许在华为的34岁,或许在中兴的42岁,对于广大中产阶级家庭而言,这是不能承受之重。

 


3

 不是企业太无情,是时代会抛弃你



我无意责备中兴和华为的无情,企业逐利是其本性和唯一的责任。但企业中的我们,一定要居安思危。


35岁,我们都有可能被时代抛弃,年轻人的丧不叫丧,那些口口声声把佛性和丧挂在嘴边的年轻人,并不知道什么叫丧,中年人的丧才是真的丧,任何闪失都可能彻底无望。

 

今年2月在深圳互联网和科技圈,有篇“充满苦闷情绪的文章”很火,也是一位中年的电信程序员下岗后写的,原文是这样:

 

我2001年本科毕业,工作一两年上的研究生,然后到的深圳某知名通信公司,到现在将近十年。老婆和我都是农村出身,家里没钱支持,2010年辛辛苦苦攒点钱在坂田买了套二手房,当时大概是120万,每个月房贷6000元。11年生了个儿子。

 

16年政策放开,响应国家号召,又生个女儿,因为我要经常出差,还在国外研究所待过一两年,家里父母孩子没人照顾,老婆不得不辞职照顾家。

 

15年底深圳房价大涨,手里正好有小几十万余款,考虑孩子以后要上学,大家也认为房价有国家托着,只会涨不会跌,又在关内买了套五六十平米学位房,总价300多万。

 

首付不够,第一套房找人抵押弄了70万,凑在一起付了首付,贷款260万,月供17000。70万的抵押贷一个月也要七八千。

 

全家就我一个人在挣钱,拿到手的工资钱两万多,不包括奖金和分红,因为两套房贷加上抵押贷就三万了,奖金就用来补贴家用,日子过得紧巴巴。但想到自己深圳有两套房,心里也会安慰很多。一般分红大部分用来购买股票了,现在持有十大几万股票。

 

前段时间公司要安排出国,当时考虑家庭条件去不了,后来HR就找我谈话希望主动离职,看现在的样子不离也很难,公司总有理由让你离职,不行打个C就末尾淘汰了。

 

最近也在网上投过简历,我们这三十大几年纪,一般出去做不了高管,企业也不要,面试机会也很少,少数小公司面试过,基本月薪也是税前不到两万,税后房贷都不够,有的还看不上我。

 

我们在大公司,自我感觉水平不错,视野开阔,但和人家一交流,明显有很大不同,人家小公司我们这年龄的,即使不是高管,基本产品从前到后啥都懂,软硬件,结构啥都能做,我们则只能做自己擅长一段,真正让我们做出产品需要很多配置协助,小公司也养不起我们这样复杂的玩法。

 

这么多年来,我时时鞭策自己,从来不敢懈怠,能加班就加班,能早去就早去,领导一点不满,就紧张好多天,生怕丢了工作,可到头来还是不得不离职,入不敷出。

 

那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是我不努力么,是企业给我的待遇不好么,还是房价带来太高生活成本?

 

一个有技术的IT男,打拼十来年,好不容易刚过上了小康生活,有车有房,有家有事业,却因为丢掉了工作,一夜回到解放前,并且找一份新工作还这么难!技术会过时,行业会落伍。新时代年轻人的潜力和体力,中年人是无法与之匹敌的,我们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应对这些风险。

 


4

不要太信赖你的技术,你要有更新自我的能力



不只通信行业,现在所有的行业竞争都相当激烈,我们每个人都是准牺牲品,说不定什么时候突然爆发经济危机,说不定什么时候企业裁员,我们就会被下岗,被失业,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曾说,全球都已经进入了风险社会,人类面临着威胁其生存的由社会所制造的风险。我们身处其中的社会充斥着组织化不负责任的态度,尤其是,风险的制造者以风险牺牲品为代价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句普普通通的玩笑话了,这是企业招人用人过程中默认的原则,面对狼多肉少的艰难存活困境,只有能者,只有精英才会被看得起,因此,如果你掌握了一门很多人都掌握的技术,如果你只会做很多人只会做的工作,那么,你要当心了,你很有可能就是被这个时代抛弃的牺牲品。

 


我的一位同学,在一个私企当会计,已经干了9年了,不论是人际关系还是本职工作,都做的非常好,但是他还在不停地报班上网课,学习,考证,他说:万一哪天这个企业倒闭了,我也不至于跟不上时代步伐,还是可以混口饭吃,后来,这个企业要搬到深圳,但是他已经在北京安家了,不得不辞职。后来,很快就找到新工作了,没过多久就升职了。

 

所以,在工作之余,一定要持续学习,要给自己留后路,在日常工作之外,时不时自问:“假如我现在离开了,我能做什么养活自己?”即使现在过上了稳定的生活,也要为“万一”发生的事儿做最充分的准备,朝好的方向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

 


5

放弃中产阶级幻觉,没有第二战场只能是底层



很多人奋斗终生的目标就是实现财务自由,但财务自由的前提是你一定要有与工作薪酬等值的固定现金流收入,一份中产阶级的固定工资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撑你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如果按照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发展的趋势,未来市场上提供的职位会越来越少,工作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不定哪天,你的工作机会被AI替代,亦或是,你就会被辞退。那么,你的中年危机就会比别人来的更早,更快,更猛烈。

 

真正聪明的人不会把全部的重心放在一件事上。因此,为了实现财务自由,为了把风险系数降到最低,为了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你十分有必要多掌握一门甚至几门技能,开辟第二战场,作为你坚强的后盾!

 

无论怎样被生活虐待,还是要坚强活下去,人生有如聚沙成塔,辛苦一生修筑的沙堡,只不过是瞬间崩塌的流沙,我们终其一生,不过是一个在海浪中挥舞着铲子奋战的小男孩。


认清了生活的真相,依旧如西西弗斯般推石头上山,也许正是凡人的荣耀。


点击“阅读原文”,联系加入职场进阶社。一起研习进阶,完成能力和资本的积累。


Copyright © 上海股票分析平台@2017